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后辈の射精管理】(03)【作者:poiuytrewq1218】
【后辈の射精管理】(03)【作者:poiuytrewq1218】
字数:79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本次更新的是第5话的第13- 16小节,第6话不一定会再做了,因为足控情节基本结束了,哪位想继续翻译可以接手。有两个分支结局,tureend是被踢射了出来,接受了蓟31次各式花样的残酷榨精,然后被电焊机在蛋蛋上刻下了名字,被永远地射精管理,和蓟生活在了一起。

  anotherend是没有射出来,被蓟踢碎了一个睾丸,然后又被蓟用手一点一点地捏碎了另一个蛋蛋,丧失了射精能力,永远的和蓟生活在了一起。作者的文字确实细致,但是我觉得像play的新鲜度还是有所欠缺,很多日文作者都有这样的问题,文字细致,世界观新颖,但是都是具体的play缺乏想象力综上,在下可能会去开新坑了,有没有什么不错的足控萝莉金蹴文啊。
  ps:翻译效率提高了,质量可能有所下降,一些不容易理解的片段我直接按照情节自己写了。

                -13-

  ――啪叽!

  蓟「不过话说回来、前辈的蛋蛋还真是相当结实呢」

  为了履行约定中的射精而停止了拳击重新开始金蹴的少女,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嘟囔着。

  刚刚的殴打让她重新确认了睾丸的强度,蓟不禁想起了以前夜晚偷偷跑出去散步的事情。

  ……那是一个普通的夜晚,蓟在昏暗的街道上一个人闲逛时发生的事情。……那是像往常一样,在夜晚的街道上悬空在散步时的事了。

  在漫无目的的闲逛中无意中走到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子,结果被突然冒出的痴汉袭击,被带进了小巷的深处。男子穿着西服看起来像是普通上班族,但是他一副喝高了样子。满脸通红的抓住了蓟,浑浊的双眼里满是赤裸裸的欲望。男子粗重的喘息把鼻子贴近了蓟的面前,蓟的闻着男子突出的恶臭的酒精味感到一阵阵的恶心。

  痴汉粗暴的抓住了蓟纤细的肩膀,向着少女裸露的柔软肌肤伸出了手。
  那一瞬间,蓟情不自禁地撞开了男人,然后对着对方的胯股之间狠狠地飞起一脚。

  那只是出于害怕的条件反射似的动作,结果却超乎少女想象的效果拔群。随着医生略显沉重的钝响,男人竟然翻了白眼,一口把胃里面的东西吐了个干净倒在了地面上。然后就那样手捂住下体,直接当场晕厥过去在地方上不断地痉挛着。
  奇怪的湿润在男人的裤裆间快速地扩散着,蓟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蓟(啊、啊嘞……不、不会是被我给踢碎了吧……)

  蓟看着这情景也有点害怕了起来,结果阴差阳错的就慌张地逃离了那里。
  现在想来,那应该是白膜破裂的声音吧。

  白膜是平时包裹着精巢的致密结缔组织,因为缺少血管所以呈白色。如果白膜破裂露出了被包裹的内部组织的情况被称为睾丸破裂。然而,由于内部的睾丸并没有受到实质的伤害,只要能尽快接受恰当的医疗措施,就能修复伤口避免男性机能的丧失。

  这样想的话,那个痴汉说不定也很快就赶去医院治疗了,少女也终于放下了担忧。

  但是与此同时,蓟也对男性睾丸出乎意料的脆弱性感到吃惊。虽然那时蓟踢出的是穿着学生皮鞋的的坚硬足尖,而痴汉穿的也是让睾丸无处可逃的紧绷西裤,但是就算是这样,自己能够如此轻易破坏男性象征的事实,也让蓟有了难以言容的兴奋,对于破坏男性器这件事也产生了奇妙的兴趣。

  蓟(男人最重要的睾丸、原来这么轻易就会被毁掉啊……)

  对于原本就对男性抱有异常的感情的蓟来说,这件事给她留下了强烈的印象。
  深夜的街道是个不太平的地方,蓟再次遭遇变态者的袭击是那之后不久的事情。

  在稍微远离了繁华街的阴暗胡同里,一个露出狂好像是在期待少女的反应一样露出了猥琐的笑容,张开大衣露出了自己肥硕的肉体,下半身耸立着展现在了少女眼前。

  对着他胯股之间下流的耷拉着的两个球体,蓟毫不踌躇地踢了上去。

  这次少女为了不会一下踢坏,有冷静的手下留情,尽管如此男人还是还发出了一声悲鸣就倒了下去,四肢着地的匍匐在了地上。与上次烂醉如泥的吃好相比,可能因为斟酌着减轻了力道,痛苦还没有激烈到让男人昏厥过去。

  蓟(果然……只要是男人这里都是弱点呢……呼呼呼、好好玩啊)

  毕竟是第二次经历这种事情,蓟也有了观察倒下男性状态的余裕。

  蓟入神的俯视着半裸的痛苦男子,嘴角浮现出残酷的冷笑。与女性完全不同的生物的奇妙生理状态,少女对此兴致盎然,内心也浮现出某种不得了的怪异欲望。

  蓟(话说回来、对于这样的坏人不好好地惩罚一下可说不过去呢……)
  少女的无机质的脚步声响起,棕色的学生皮鞋和穿着藏青色中筒袜的小腿映入男人的眼里,男人情不自禁的哆嗦了起来。

  但是蓟只是冷冷地俯瞰着男人的身影,用像责备不懂事的孩子那样开口道。
  蓟「对不起哦、很痛对吧?但是这是惩罚哦,不痛的话就没有意义了,以后不能再做这种坏事了哦」

  然后,学生鞋的鞋尖从背后凶猛地击中了跪趴在地上的男人的两腿之间。
  蓟「……拜拜、变态先生」

  蓟在脚撞进股间的刹那,脚尖感到被什么东西弹回来一样的感触,咕拗的钝响回响在了小巷之中。

  然后,男人就那样沉默着全身大幅地抖动着,僵硬地像根棍子一样的脊背瑟瑟发抖着。男人就这样持续重复着这动作,十来秒之后突然一动不动了。不知是不是已经接受了睾丸被摧毁的事实了呢,力量好像被从四肢抽离了一样。男人面朝下趴在了地面上,胯股之间有什么红色和白色东西开始一点点渗了出来,在柏油路上的蔓延着。

  蓟「还是快点赶去医院比较好哦。蛋蛋哪怕能平安治愈一个也好啊」

  蓟把已经晕厥过去反复痉挛的男人就那么放着不管,满心喜悦的一边踏上了归途。

  蓟(啊啊……怎么办啊。我又做了这种事呢……)

  兴奋逐渐冷却之后,蓟自身淡薄的道德感和常识渐渐苏醒了过来。

  蓟自己也知道自己正在偏离向一个有点危险的方向。不管对方再怎么是变态,自己这样的惩罚也都太过分了。然而自己只要一想到能够看到男人痛不欲生的样子,就会不经意间释放出平时压抑着的真正的蓟。蓟意识到自己可能已经停不下来了,正好是在这样的时候,吉野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在深深地爱恋上了吉野之后,蓟也停止了深夜跑出去伤害其他男性,她的冲动看起来像是暂且被爱意稀释了。但是另一方面,想让吉野接受真正自己的念头也不可抑制的疯狂膨胀着。

  想要看着喜欢的人痛不欲生,想要狠狠侵犯他每一寸肌肤,玩弄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想要把他的肉体和灵魂都弄得乱七八糟。

  即使与偏离常识也好,即使是扭曲的也好,但那才是自己的爱的形式。
  所以,蓟已经决定了。

  把真正的自己毫无保留的交给吉野,让他去看真正的自己。

  如果你能接受我的话……那时候,我发誓要全力以赴的深爱着你的一切、也要全力以赴的破坏你的一切。

  ――啪叽!

  ——啪叽!

  如今吉野也决定,哪怕牺牲自己的睾丸也要接受少女的爱。

  蓟「跟痴汉比起来、前辈的蛋蛋可是值得我好好蹂躏的多啊、呼呼呼……」
  蓟「那个痴汉相比,前辈鎯鎯踢的是有意义极好哟,呼呼唤……」

  与对变态实行去势的时候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的喜悦充满了少女心,她如同童话中的公主一样幸福的笑着。

  ――能喜欢上这个人真是太好了。

  望着深爱着自己的吉野的身姿,蓟打心眼里这么想着。

                -14-

  ――啪叽!

  少女的重踢尖锐的直击胯股之间,吉野的眼中只剩下一片空洞。

  吉野「……!唔啊……啊……啊……」

  蓟「诶ー多……这是第几下了来着?踢够100下以后就已经没有再继续数下去了啊……」

  蓟「算了、是多少都无所谓了。反正只要前辈还没有射精、不管是多少下我都会坚持下去的」

  蓟「青森,并没什么都好啊。反正前一次的我也会有什么好几百回吉野」…………啊、啊……「

  吉野虽然仰起身体凝固了一瞬间,但是很快全身绷紧的肌肉一下就筋疲力尽地松弛下去了。

  但是只有阴茎充血上朝向了天花板,像是对着主人上撒娇的宠物一样战战兢兢地摇晃着。

  蓟「……那么、前辈。差不多我也要认真地踢你了哦」

  原本只是无力的耷拉着脑袋的吉野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全身又被危机感充满了。

  吉野「啊……啊、啊呜……啊呜呜……!」

  虽然喉咙还勉勉强强的能发出声音,但是几乎打结的舌头已经说不出像样的话语了。

  蓟「呼呼呼……啊哈哈、前辈已经连人的语言都发不出来了吗?」

  蓟用手捂嘴窃笑,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喜悦。

  与眼中几乎流出血泪,已经只求一死的的吉野的心情完全相反,少女只有一副悠闲轻松地阳光面容。就像青春期的少女和恋人平凡的谈笑风声似的如花笑语,但是却完全感觉不到亲切祥和的气氛。

  蓟「请不要担心、前辈。为了蛋蛋不会那么简单就碎掉、接下来我会尽量瞄准副睾丸的部分去踢得。只不过、遍布神经的副睾丸被攻击会比刚才疼的多、要加油忍耐住啊」

  蓟「请不要担心,前辈。鎯鎯倒闭的不要,从下次尽量附睾还是一样的。那个分钟,虽然说不定会更痛,不过,加油加油!

  吉野「呜、啊啊……啊啊ー!咕呜……!」

  蓟「……不过、就算忍耐不了我也不会停下来踢前辈呢、呼呼呼……」
  少女尽兴踢击的弧线如同慢动作一般映在了号啕大哭的吉野的视网膜上。
  蓟纤细的长腿如弹簧般的舞动,以惊人的气势向后抬起。然后猛地踢进了睾丸,正可谓是为了粉碎蛋蛋而释放的全力一击。

  ――咣叽!

  吉野「啊……啊、嘎……啊!」

  从正下方如火箭般袭来的小脚精确的捕捉到了裸露的睾丸。蓟的脚面就那么推压着骨盆让吉野的整个身子都浮在了空中。在蛋蛋后面隐藏的副睾丸被脚尖和耻骨压迫,危险信号在脑中奔驰。

  身体包背浮游感包裹的同时,睾丸好像也发出了压瘪下去的声音。

  没有手下留情的少女的踢的威力和吉野的全部体重,所有的一切都集中在了脆弱的睾丸上。

  膨胀的紫色睾丸强烈地变形,就像食用冰锥直接刺向裸露的神经一样的剧痛奔驰在全身。

  蓟「……诶咿」

  蓟「……说不见的接下来的瞬间,蓟勾起了脚腕,深陷进睾丸的深处的脚尖摸索着找到了包裹在阴囊中的附睾。然后就维持着姿势把附睾压在耻骨上嘎吱嘎吱碾动着,脚尖像踩烟头一样反复执拗的压迫着。可怜的蛋蛋,只能在在少女的脚上惨无人道的反复变形再变形。

  蓟「啊、成功了……!」

  蓟「啊,做了……!」

  轻松地碾压着男性最脆弱的地方,蓟得意的露出笑容。

  这对男人来说是何等残酷的攻击,少女是不知道的。

  只是对于被这痛苦折磨的昏过去醒过来的吉野的凄惨的样子,蓟丝毫掩饰不住兴奋。

  吉野「……呃!……呃!~~~~呃!」

  另一方面,吉野连维持痛苦表情的能力都没有了,整个身体只能如同断线的木偶一般颤抖地接受着蓟爱的踢击。但是睾丸里不断累积的伤害,再加上不断给予副睾丸的磨盘似的碾压,超越大脑感知极限的痛苦不断降临在吉野身上。
  饱和了的疼痛变成白色的泡沫,咕嘟咕嘟的从吉野口中溢出。

  本来早就应该沉入黑暗的意识,被暴风雨般的疼痛袭击着连昏厥都做不到。
  蓟「前辈、要再来一下了哦よ!」

  但是那样的吉野眼前出现的不是少女的怜悯,而是不知休息为何物,少女毫不犹豫挥舞着美腿的恶梦般的景象。

                -15-

  ――咣叽!

  吉野「……啊……啊!」

  吉野,吉野……的……啊!

  由于剧烈的压迫吉野一口气没喘上来、好不容易翻着白眼昏了过去。

  已经没有语言也让我喘不下气了,吉野翻白眼晕厥。

  尽管已经没有了意识,他的身体依然重复着激烈的痉挛。

  ――咣叽!

  但是下一个瞬间蓟脚尖再次刺进了副睾丸,把昏过去的吉野从三途川的那边又带了回来。

  因剧痛而失神,又因剧痛而醒来。拷问的折磨无数次的重复在吉野脆弱的身体上。

  再一次又一次死去活来的折磨中,吉野的大脑也慢慢地丧失了作为人类思考的能力。

  蓟「前辈的蛋蛋变得这么大想要踢中真是太容易了啊」

  ――咣叽!

  吉野的睾丸惨不忍睹地高高肿起,但是对于施暴者的少女来说却是刚刚好。
  对于男性来说,睾丸与其他的要害不同难以防守,而且处在一个女性来说刚好能够踢到的完美高度。而从脆弱性上来讲又是一个能够把男性的一击埋葬的关键位置。那这结构简直就是为了能够被少女踢中而存在的。

  ――咣叽!

  吉野「……哦……哦哦……」

  蓟「而且变得这么大的话、踢中的时候蛋蛋也完全不能隐藏到身体里面了呢」
  「这蓟到这里我长大了,踢的时候鎯鎯身体中涌起了成功也好像」

  睾丸受到冲击时,睾提肌会反射性的收缩来抬高睾丸的位置,将之收纳进骨盆的深处。这是胚胎发育时的时候,在性分化中腹腔内形成精巣通过腹股沟把阴囊下放到股间地逆动作。当然,通常情况下骨盆的位置比睾丸高,睾丸不会随便收缩进体内。(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最高境界——缩阳入腹)。此外,伴随着成长而变大的睾丸由于无法通过狭窄的鼠蹊管,也不会随便就收缩回去。

  此外,睾丸周边都覆盖着细密的神经末梢,只要一被压迫就会伴随着相当程度的疼痛。此时为了把收缩的蛋蛋再次降下,就不得不一边忍耐着疼痛一边敲打腹部,同时原地跳跃。

  但是现在的吉野由于睾丸膨胀到普通数倍的大小,骨盆深处的狭小空间完全无法收纳这种体积的东西。因此,无论经历怎样的攻击都不能逃避到体内,只有一味不断地忍受着压力。

  如果不能忍受的话,那时候睾丸就会如同气球一样简单的碎掉吧。

  蓟「所以说、我就不客气的尽情开踢了哦……!」

  ――咣叽!

  蓟沉重的踢击再次命中蛋蛋,噗尼的声音响起,同时吉野的意识也像接触不良的灯泡一样摇摆不定。

  接下来的瞬间,蓟的身影却突然消失在了蓟的眼前。

  吉野「啊……啊、诶……?」

  突然发生的事情,让吉野困惑地左顾右盼,但是目之所及处哪里也没有少女的身影。

  在寂静的房间里,只有着吉野的痛苦的叹息回想着。

  恐怕是在晕倒了一瞬间,蓟不知移动到了哪里吧。

  不,或坏处想是不是抛弃了不成器的自己去了哪里呢,打算让自己在这个冰冷的地下室自生自灭呢?吉野的心里凉飕飕的,不安感开始涌上心头。

  吉野(蓟……不要丢下我啊……不要把我一个人……!)

  吉野「……啊、j、蓟……?」

  ――咣叽……!

  突然,从股间沿着脊柱直上的如同打桩机一样的猛烈冲击贯穿了吉野。
  失去意识的空隙绕到了背后的蓟,一声不响地踢向了吉野的睾丸。

  吉野「嘎、啊……啊啊……っ!」

  蓟「呼呼呼……前辈、吓了一跳吗?」

  从被突然袭击搞得意识模糊倒的吉野背后,蓟愉快的话语回响着,就好像对恶作剧成功的孩子般的无忧无虑的语调。

  吉野的忍受着疼痛使拼命转动着脖子想要回头看,但是无论怎样回转都无法看到少女的姿态。

  蓟「怎么样啊?从后面踢中睾丸很痛的吧?」

  ――咣叽!

  正后面释放的攻击再次命中毫无防备的股间。垂直直上的少女的锐利脚尖,直击痛感神经集中的副睾丸。难以想象的剧痛让吉野的脑袋深处疼的火花四溅。
  吉野「咕……叽……っ!」

  ――咣叽!

  然后副睾丸再次被毫无怜悯的踢击精准命中。

  而且由于是从看不见的位置开始踢的,因此扭转身体都做不到。在身体被拘束,从物理上做好准备的权利被剥夺之后,连做心理准备的权利也被剥夺了。
  不仅如此,不知何时睾丸就会被踢无助感和恐怖感也在折磨着吉野。

  蓟「前ー辈、很害怕吗?很痛苦吗?」

  ――咣叽!

  吉野「……啊……呜、呕……」

  蓟「再继续继续、更多的痛苦一点吧」

  ――咣叽!

  蓟一边用语言玩弄着吉野,一边毫无规律的在最难以预测的时机接连不断地踢了上来。

  吉野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一样的绝望感支配了吉野的心灵。

  蓟「……呜嗯。但是、这样的话就看不见前辈痛苦的表情了啊、变得有点无趣了啊……」

  但是,少女突然说出了兴趣缺缺的话语,一副不满的样子回到了吉野的眼前。
  吉野「呜……啊……a、aza、mi……」

  终于再一次看到了深爱的少女的身影,吉野的口中露出了安心的喘息。
  同时他的股间,阴茎也逐渐变硬勃起一下一下的高兴似的抽动着,前列腺液也不断流下来。

  蓟「呼呼呼、果然还是看着前辈的脸比较好呢。前辈的小鸡鸡也很高兴啊」
  看着这样的吉野,蓟自己也很高兴地眯起了眼睛。

  蓟「那么、就让我来好好地回应一下前辈的期待吧……!」

  ――咣叽!

  吉野「~~~~っ!」

  然后,因为放松而变得无警戒的吉野的睾丸,再次被少女的踢向在空中浮在了空中。

  吉野松弛的表情在一瞬间变成了绝望,蓟满足似的注视着这变化。

                -16-

  ――咣叽!

  吉野「呜……啊……苟呜……っ!」

  充血的瞳孔在眼眶中打转,吉野像螃蟹一样地从口中吐出白色的泡沫。
  全身各处都浮起血管的青筋,不断被逼到界限的僵硬肌肉抽动痉挛着。
  蓟「呜嗯……但是、明明都已经寸止了那么长的时间还是不能顺利射出来呢。精巣制作的精子记得好像是在附睾中积存着的、如果瞄准这里用力猛踢的话会不会被挤出来呢,精子君……」

  ――咣叽!

  睾丸象燃烧一样热。

  但是,从腰间却不断地传来让整个脑袋都如坠冰窟的恶寒。

  雄性象征的器官即将被彻底终结的实感,让吉野害怕地战栗。

  ――咣叽!

  蓟「前辈、再不射出来的话重要的蛋蛋可要撑不住了哦ー?小鸡鸡马上就要变成没用的废物了哦ー?这样好吗ー?」

  吉野「啊、呜……唔诶……不不……」

  吉野一边维持着绝望的表情,一边用微弱的声音否定着。

  在失去光泽的瞳孔深处各种各样的感情在闪烁。脑髓的深处和疼痛着,两眼簌簌地流下了泪水。

  吉野「呜……唔啊……饶了我吧……蓟……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蓟「前辈……」

  凝视着明明毫无过错却不断请求宽恕的吉野,蓟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然后,蓟靠近了被拘束的吉野,从口袋中取出的手帕贴在了吉野濡湿的脸颊上。

  蓟「hola、把眼泪擦掉、打起精神来啊」

  吉野「啊……呜呜……呜……蓟……呜啊……蓟……」

  蓟「哈依哈依、是前辈的蓟哦。汗也流了好多我来帮你擦掉把」

  吉野的脸被汗水和泪水浸湿,在惨白的荧光灯闪烁着光芒。

  蓟温柔的微笑着,细心地用手帕一点一点地擦拭着自己的爱人。

  蓟「说的也是啊。不想被去势呢。但是是前辈最重要最重要的东西呢?」
  吉野「……呜、啊啊……呜、呜呜……」。

  吉野点头如捣蒜。

  蓟「那么、就在被去世前努力射出来吧、前辈。我也会努力帮忙的……好吗?」
  吉野「咿……!呜呜……住手……好痛、住手……っ!」

  蓟「呼呼呼……前辈、小鸡鸡明明变得这么大说这种话、也完全没有说服力的哦?」

  吉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唔啊………!」
  蓟「不行、绝对不会放过你哦??」

  蓟哧哧地发出爱恶作剧的孩子一样的笑声,蓟双手紧紧地抱着吉野的脸颊。
  明明只是抚摸着脸庞,那温柔的手却让吉野产生了在穿透胸膛直接抚摸心脏的错觉。

  蓟「哈依、那么对于前辈的蛋蛋欺凌、差不多要重新开始了哦?」

  摆在眼前的现实将吉野再次拉进了地狱。

  直到吉野射精为止,这种拷问行为决不会结束。完全不体谅男人的痛苦的天真烂漫的少女的笑容,如此清楚地传达道。

[ 本帖最后由 观阴大士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